HUYEN BI HOC DONG TAY

TRUNG TAM TRI TUE VA TAI LIEU

咒语详解

什么是咒语?

三密之一的声密

 
无论东密或藏密,对于身密做如何的争辩,但密宗之所以成为神秘的特点,它最重要的部分,便是神咒声密的秘密。这里所谓的声密,就是密宗所称三密之一的口密,也便是一般人所谓的咒语

重视咒语的神奇早在佛教之先

  
早在释迦牟尼之前,印度传统文化的重心--婆罗门教,素来便很重视咒语的神秘性。他们也和密教瑜伽士们的信念一样,认为咒语的作用,可以与形而上天神的心灵,直接感应而发生效力。等于修持密法念诵咒语的人,认为咒语便与佛菩萨的电报密码相似,可以呼应通灵,互相感召。因此,念诵咒语,绝对用不着去运用思维,只须深具信念,专心一志去念就好。上古的印度,不但婆罗门教,佛教如此,其他如瑜伽术以及任何教派,大体上也都相信咒语具有神奇的能力。如果从释迦牟尼所传显教的经典而言,他是极力破除迷信,提倡智慧上的正思维。但是积重难反,因此大乘的经典中,有时也利用梵文字母音声的作用,阐声教义的重点。例如,在中国佛教的显教中,普通最为流行的观世音菩萨所说的《心经》,其末了的一段,便是采用这种方法,利用一般人习惯的观念,强调地宣说般若(智慧)的解脱法门,就是至高无上的咒语。如云:
  

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上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密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婆婆何。
  

其实,最后的咒语自揭谛开始,它的内容,并非是不可明说的密意。只是不加说明,反而更为有效。这如同孔子所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道理一样,有时反而更有效果。但是人们的心理总很难说,永远就像一个小孩,愈是不让他知道,愈要迫切地求知。因此也有人强作解人,硬把它的内义很简单地译出说明了。所谓揭谛以下的意义,便是包括自渡啊!自渡啊!快求自渡到彼岸啊!而且要快来救渡大众到彼岸啊!快快地觉悟自救吧!等道理。但由此也可说明印度文化中重视咒语声密的神奇,便早在佛教以先就已存在。 人类的知识真已了解音声的神秘吗
 

 密宗既然如此重视音声的神秘,难道音声的本身,真正具有神秘的作用吗?事实上,这是真的。综合东西双方的学问知识,人类的文化虽然有了上下五千年的成就,但对于音声的神秘功能,直到目前为止仍然还没有穷其究竟。古今中外所有的音声之学,也只是为了文字言语上的应用而加以研究,并未真能做到更进一步的探讨。在物理科学上,虽然对声学与光学的研究,已经有了超过前人的成就,但是也只限于在传播人类文化、思想、情感的作用。甚至,最新的科学,正在追求银河系统的音波作用,但所研究的目标,也还没有转移到探讨音声与宇宙万有生命关系的神秘功能。可是至少比过去大有进步,在人类的知识范围里,总算已经知道宇宙间还有许多音声的存在,而且用人类的耳朵,绝对是无法听见的事实。例如频率过高与频率太低的音波,人们都无法听到,这已是大家知道的事实。所以老子所说:大音希声,也很自然地巧合于科学的道理了。但是透过有形音声的作用与功能,在人类的知识范围里,已经有如上述许多的无知,更何况还有无形象可得的心声的神秘呢!

密宗咒语的根据

  至于密宗所谓三密之一的口密”--“声密,就东密而言,它所根据的,是印度上古梵文字母的声与韵母的组合。(印度自古至今,始终流传着几十种文字与语言。梵文,仅是其中之一。而且梵文还有古今音声的不同。就是古代印度的梵文,约到中国唐、宋时代为止,还有东南西北中五印度发音的差别,与字体形声的不同。所以,现在世界各国有许多研究梵文,或者透过印度其他文字而研究梵文,以便了解古印度密宗所传梵文密咒的神秘,以及唐、宋以前译过来佛学经典的真相。这种想法,我们几乎可以说它是不可思议的自我陶醉)。至于藏密方面,自初唐开始,依梵文而创造了藏文以后,它所传授的咒语,也便以藏文为根据。东密在盛唐开元时期(公元713-741年)传入中国,直到明代永乐年间(公元1403-1424年),才被放逐出国而流传在日本,便有了东密的称呼。但是在日本高野山东密大道场所传出的咒语,大体上都已变成带有日本音的梵语了。所以现在要详实地研究密宗咒语的音韵,实在是一件非常复杂的问题。如同中国流传最久而最普遍的《大悲咒》,便有南方北方音声上的少许差别。至于密宗所观想的梵文,或藏文,同咒语的音声一样,也有古今书写方法的相异之处。

 声音对人体神妙的作用
  
声音的妙密

  
密宗所标榜的口密,就是修习密宗的人口里所念诵密咒的奥秘,有时又称为真言,这具有信仰的作用。从尊敬修法的观念而来,认为世界的文字言语,都是虚妄不实、变动不拘的假法,只有佛菩萨等神秘的咒语,才是真实不虚,通于人天之间极为奥密的至言。是否果真如此,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留待将来神秘科学去研究探讨。现在要讲的,便是音声对有关人体妙密的问题。
  

音声在物理世界中的作用,到目前为止,除了自然科学已经了解声学的原理和应用以外,至于宇宙间的生命与音声的关系,以及植物和矿物等有无音波辐射和反应等问题,都还是尚未发掘的领域。音声对于人类和其他动物的作用,早已被世人所知。但人类对于音声的学识,耳熟能详的,还只知其能沟通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的思想、情感等。至于利用音声促使人与动物等的生命,得以启发生机,或者感受死亡的秘密等,在目前的科学知识范围里,还是一片空白,尚须有待新的研究和努力。
  

如果从密宗念诵咒语的修习方法来讲,它是利用一种特别的音符,震动身体内部的气脉,使它发出生命的潜能,变为超越惯有现象界中的作用,而进入神妙的领域,乃至可以启发神通与高度的智慧等。所以在东密的三部密法中,如金刚部、胎藏部、莲花部,便各有不同的咒语,使修习者为不同之目的而达到不同的效果。如果从这一观点的立场来说,密宗咒语的音声秘密的最大重心是音声与人体气脉的关系,纯粹是一种超越宇宙中物理的神密作用。一方面可以摆脱对另一超人信仰的神秘观念,而完全从理性中去寻求真义,但另一方面也可以透过纯理智的了解,而毕竟归向于坚定的恭敬信仰。

咒语的秘密只有八地以上的菩萨可以了解

 
据密宗的说法与显教经论的教义来说,咒语的秘密只有八地以上的菩萨可以了解,而证到八地以上的菩萨,也能自说咒语。在中国佛教的禅宗里,就有普庵印肃禅师,曾经自说一种咒言传给后人。因此,一般习惯叫它为普庵咒。这个咒语的本身非常单调而复杂,但念诵起来却很灵验。所谓单调,它是许多单音的组合,犹如虫鸣鸟叫,或如密雨淋淋,但闻一片浙沥哗啦之声,洋洋洒洒。所谓复杂,它把这许多单音参差组合,构成一个自然的旋律,犹如天籁与地籁的悠扬肃穆,听了使人自然进入清净空灵的境界。由此可知,真正的悟道证道者,能够了解密咒的作用,并自能宣说密咒的说法,并非是子虚乌有的事。

三字根本咒与人体气机的关系

  
东密与藏密念诵咒语的原始根据,都是从印度中古时期的梵文发音而来。据玄奘大师留学印度时代的考察,梵文有南印度与北印度等不同的差别,《大唐西域记》卷二曰:详其文字,梵天所制。原始垂则,四十七言也。……因地随人,微有改变。语其大较,未异本源。而中印度特为详正,辞调和雅,与天同音。梵文书体右行,为古今印度文字之本源。南北发展各异,行于北者多方形,行于南者多圆形。但唵(读如嗡音)、啊(读如阿音)、吽(读如哄音)三个字,却是梵文声母的总纲。因此只用此三个字的发音,组合成为一个咒语,便是普贤如来的三字根本咒了。普贤如来,是意译的妙密,也有意译为普现的。普贤就是普遍而贤善地充满一切处所,无时无处而不存在的意思。
  
唵字,也就是宇宙原始生命能量的根本音。它含有无穷、无尽的功能。在人体而言,它是头顶内部的音声。和人们掩盖耳朵时,自己所听到心脏与血脉流动的声音相近。所以凡念诵唵字部发音的咒语,必须要懂得它发音机括的妙用。最低效果,它可以使头脑清醒、精神振发。如是伤风感冒,连续不断地念此字音,可以使头部发汗,得到不药而愈的效果。
  
啊字,是宇宙开辟,万有生命生发的根本音。它具有无量、无际的功能。同时,阿字是开口音,是世界一切生命,开始散发的音声。例如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念诵阿弥陀佛,便是属于密宗阿部的开口音。也可以说,它是莲花部基本的声密。如果能够懂得连用阿部音的妙用,就可以打开身体内脏的脉结,同时可以清理腑脏之间的各种宿疾。真能了解而合法修习,久而久之,自然可以体会到内脏气脉震动的效果。
  
眸字,是万有生命潜藏生发的根本音。也可以说,眸字,是形而上天部的音声;吟字,是物理世间的地部的音声;啊字,是人部的音声,是人与动物生命之间的开口音。在人体而言,吽字是丹田的音声。如果懂得以吽部音来念诵,可以震开脉结,启永发新的生机。最低限度,也可以达到健康长寿的效果。例如东密藏密共同所传的观世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它便概括了唵字与吽字的咒身,至于其中嘛、呢、叭、咪四字之音,都是阿部音变化妙用。
  
总之,有关密宗咒语与音声神秘作用,以及咒语的音声与人体的奥秘关系,的确不是片言可尽其妙。而且以上所说念诵方法的巧妙,也无法以我笨拙的文字表达它的究竟。一切均需自己潜心钻研,同时求乞名师经验的教导,以身体力行加以求证的结果,或者可以了解它的奥妙于万一。
 
 除此以外,中国的文字语言,在魏、晋以后,有了切音(拼音)方法的出现,实亦是当时从西域过来的和尚们,为了翻译之便,根据梵文拼切的作用而创造了反切拼音的方法。演变到现在,有了汉语拼音,它的源流渊源,实亦由此而来。有关密宗的声密,暂时到此为止,以下应当转入意密的研究了。

如来语清净 具众音声海


咒语又叫真言,佛因其口业已彻底清净,了断所有言谈所可能犯的过错,不妄语、不两舌,也无恶口与绮语,凡有言谈,皆本实在,以实在故,能够自然在现象界中成为事实,所以佛言名为真言。道家得了道的神仙叫真人,也有这层次的意涵。佛法所有咒语的母音为唵、阿、吽三个音,像华严字母也是同一道理,它因转音的关系,一音可转出平、上。去、入四音,其实同一字音可转出的音实在不少。世界上众生的语言根本道理是相同的,国与国之间,区域与区域之间,乃至六道中人与畜生之间,表面上语言大有差别,无法直接沟通,事实呢?大家若从佛悟得一切宇宙生命的本源一事与所有声音的基本发生结构中去省思探讨,多少会得到些启示。孔门弟子公冶长就懂鸟语,大家千万不要草率地以乡野奇谭的眼光视之便了。
  
再言之,如一位不懂中国话的人,听我们讲话,是一个音声,我们不懂外语,听老外讲话,也是一个音声。人类的语言音声大致就是那几个子音母音的组合转化,同一个音不同地区的民族人种有不同的含义。反过来,同样一句语意相同的话,每个人讲出的音声语调又都各自不同,不同民族的语言讲起来更有差别,这就是一音具足一切义,一义念摄一切音,由此大家或可略以体会一言具众音声海这句话了。像你们同样念准提咒,每个人的音声都不一,坐在这里一听便知道你们的身心状况。何以能够呢?只要进入言语三昧中自然了了分明,此便是真言,亦即是一言具众音声海的道理。所以你们好好念一个咒子,等于念三世十方诸佛,尤其是准提咒,一切尽在其中,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学佛的人,跟佛学一切愿行,当然也要学佛的清净语。咒语是一种清净语,包含无量意义,无法翻译完全。像以前丛林里初一、十五念普庵祖师所传的咒子,威力很大。普庵祖师是南宋时应化中土的菩萨,他悟了道后,说出普庵咒,这是要八地以上的菩萨才能做得到,等于他们成立了个专门与众生通讯的电台,自由收发讯息。观世音是众所皆知的菩萨摩诃萨,所以你念他的咒子、他的圣号,他那不可思议、无远弗届的通讯电台必然收到,自然而给予回馈,这种能力来自语业清净的功德。

摘自:学佛者的基本信念——华严经普贤行愿品讲录 (南师著

 

素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