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YEN BI HOC DONG TAY

TRUNG TAM TRI TUE VA TAI LIEU

 【外道论】

【一】外道总论

  指佛教以外的一切宗教。相当于儒家所谓的异端。又称外教、外学、外法。按梵语原意为神圣可尊敬的隐遁者。这些隐遁者的思想,依佛教的观点来说,都是佛教以外的教法,因此意译作外道。此词原义并无贬斥意味,然至后世,渐用以指持异见邪说者,外道一语遂成具侮蔑排斥意义之贬称。

  有关外道之种类,一般多指《杂阿含经》卷四十六、《陀罗尼集经》卷一等所列举的富兰那迦叶、末迦利瞿舍黎子、删阇耶毗罗胝子、阿耆多枳舍钦婆罗、迦罗拘陀迦旃延、尼干陀若提子等六师外道,以及正统婆罗门思想的六派哲学,即数论派、瑜伽派、胜论派、正理派、弥曼差学派、吠檀多派。此外,诸经论中另有多种说法,玆略述如次:

  一、外道四执。又作外道四宗、外道四见、外道四计,或四种外道。有五种分法,分述如下:

  1、约法之一、异而分。即《外道小乘四宗论》所载:一切法同一论、一切法异论、一切法亦一亦异论、一切法非一非异论。
  2、约世间之常、无常而分。即《大智度论》卷七所载:世间常、世间无常、世间亦常亦无常、世间亦非常亦非无常。
  3、约我与蕴之或即或离而分。即《瑜伽师地论》卷六十五所载:一者计我即是诸蕴。二者计我异于诸蕴,住诸蕴中。三者计我非即诸蕴,而异诸蕴,非住蕴中,而住异蕴离蕴法中。四者计我非即诸蕴,而异诸蕴,非住蕴中,亦不住于异于诸蕴离蕴法中,而无有蕴,一切法蕴皆不相应。
  4、约因果之有、无而分。即《三论玄义》所载:邪因邪果论、无因有果论、有因无果论、无因无果论。
  5、约苦之自作、他作而分。即《中观论疏》卷七(本)所载:苦自作论、苦他作论、苦共作论、苦自然论。

  二、六苦行外道。指以苦行求取未来果乐之外道。即北本《涅槃经》卷十六所载:一自饿外道。节饮食而忍饥饿者。二投渊外道,投身于渊而死者。三赴火外道,常以五热灸身者。四自座外道,常为裸形,不拘寒暑,坐于露地者。五寂默外道,以尸林冢间为住处,常寂默不语者。六牛狗外道,持牛戒狗戒者。

  三、十三外道。《唯识论》一、《述记》一所载十三种外道:一劫比罗,即数论师也。二嗢露迦,即胜论师也。三大自在天,以自在天为生因者。四大梵外道,以梵天为生因者。五时外道,计时为生因者。六方外道,计方为生因者。七本际外道,计过去之初有本际,从此生万物者。八自然外道,计万物由自然而生者。九虚空外道,以虚空为生因者。十我外道,计常有一大我,从此生万物者。十一声显论师,计声虽由缘隐显,然为本来常有者。十二声生论师,计声本为无,依因缘而生,生了即为常住者。十三顺世外道,计唯有地水火风四大,生一切有情,死后还归于四大者。

  四、外道十六宗。又作外道十六异论、十六外道、十六计。即《义林章》卷一(本)、《瑜伽师地论》卷六、卷七所载:因中有果宗、从缘显了宗、去来实有宗、计我实有宗、诸法皆常宗、诸因宿作宗、自在等因宗、害为正法宗、边无边等宗、不死矫乱宗、诸法无因宗、七事断灭宗、因果皆空宗、妄计最胜宗、妄计清净宗、妄计吉祥宗等。

  五、二十外道。《外道小乘涅槃论》、《三藏法数》四十六将外道论师分为二十种:一小乘外道,计人死如灯火之灭者。二方论师,以方角为诸法之生因者。三风仙论师,以风为万物之生因者。四韦陀论师,以韦陀经所说之梵天为万物之生因者。五伊赊那论师,以伊赊那天为万物之生因者。六裸形外道,以裸形为正行者。七毗世师,即胜论师。八苦行论师,以苦行为涅槃之正因者。九女人眷属论师,计摩醯首罗天先作女人生一切万物者。十行苦行论师,计罪福功德总尽为涅槃者。十一净眼论师,以智为涅槃者。十二摩陀罗论师,以那罗延天为万物之父者。十三尼犍子外道,计初生一男一女,此二和合而生一切万物者。即六师外道之一。十四僧佉论,即数论师。十五摩醯首罗论师,以摩醯首罗天为万物之生因者。十六无因论师,计万物无因而然者。十七时论师,计万物由时而生者。十八服水论师,计万物以水为本者。十九口力论师,计虚空之力为生万物者。二十本生安荼论师,计由安荼生万物者。

  六、三十种外道。《大日经》卷一《入真言门住心品》、《大日经疏》十二、《十住心广名目》一所列的三十种外道:一时外道,以时为生因者。二五大外道,以地水火风空五大为生因者。三相应外道,计学定者内心相应之理为真我者。四建立净外道,建立一切法,依此修行,以之为清净者。五不建立无净外道,与上相反,不建立一法,无所修之净法者。六自在天外道,以自在天为生因者。七流出外道,与建立外道相似,建立谓自心生一切法,此则谓自手出一切法也。八尊贵外道,以那罗延天为生因者。九自然外道,计万物为自然之法者。十内我外道,计身中别有我而运转此身者。十一人量外道,计神我之量,或大或小,等于人身者。十二遍严外道,计神我虽能造诸法,而世间有尊胜遍严之事,是我之所为者。十三寿者外道,计一切之法,至于草木四大皆有寿命者。十五识外道,计有识遍于一切处,地水火风识皆遍满者。十六阿赖耶外道,计有阿赖耶识持此身,含藏万像者。十七知者外道,计身中有知者。能知苦乐等事者。十八见者外道,计身中有见者,是为真我者。十九能执外道,计身中别有能执者。是为真我者。二十所执外道,计能执者是识心,其所执之境界,是真我者。二十一内知外道,计身中别有内知者,是为真我者。二十二外知外道,计有外知者,知外尘之境界,是为真我者。二十三社怛梵外道,社怛梵,古来不勘翻名,是与知者外道之宗计大同者。二十四摩奴阇外道,摩奴阇翻为人,计人由人而生者。二十五摩纳婆外道,摩纳婆译为胜我,计我于身心中最为胜妙者。是毗纽天外道之部类也。二十六常定生外道,计我是常住,不可破坏,自然常生而无更生者。二十七声显者外道,计声以缘而显,声之体为本有常住者。二十八声生者外道,计声本无,以缘而生,生已,即常住者。二十九非声外道,拨无声体者。已上二十九种之外道加一总我,称为三十种之外道。

  七、六十二见。谓外道所执之错误见解有六十二种。据《梵网经》所说,六十二见皆以身见为本,前际分别见有十八种,后际分别见有四十四种。此说与《长阿含经》卷十四《梵动经》所说的本劫本见十八种、末劫末见四十四种相通。此外,另有《大品般若经》、《涅槃经》、《法华文句》等说。

  八、九十五种外道与九十六种外道。经论中举西域外道之总数有九十五种与九十六种之二说。九十六种者,《六十华严经》十七曰:令一切众生得如来幢,摧灭一切九十六种诸邪见幢。《央掘摩罗经》四举往昔自佛慧比丘生种种之苦行外道,其结文曰:如是九十六种,皆因是比丘种种形类,起诸妄想,各自生见。《增一阿含经》二十曰:我能尽知九十六种外道所趣向者,如来之法所趣向者不能分别。《智度论》三曰:云何胜一切?九十六种外道论义能破故名胜。同经三十二曰:世间诸法实相宝山,九十六种异道皆不能得。同经三十六曰:九十六道不说依意生识,但以依神为本。同经四十八曰:与九十六种邪行求道相违,故名正勤。《成实论》十曰:以戒取故,九十六种有差别法。《婆沙论》六十六曰:如是正见中,九十六种外道所无。《释摩诃衍论》九曰:言外道者,九十六种诸大外道,九万三千眷属外道。而《萨婆多论》五解其数曰:六师者,一师十五种教,以授弟子。为教各异,弟子受行各成异见。如是一师出十五种异见。师则有法与弟子不同,师与弟子通为十六种。如是六师有九十六种。九十五种者,南本《涅槃经》十曰:世尊常说:一切外学九十五种皆趣恶道,声闻弟子皆向正路。《大集经》五十五曰:剃除须发,身着袈裟,名字比丘为无上宝。比余九十五种异道最尊第一。《文殊师利般涅槃经》曰:九十五种诸论议师无能酬对。解九十六种有二说。一依《萨婆多论》之释,九十六种悉为邪道。依此说,则九十六种与九十五种之相违,不可和会。但可视为异说。是南山宗之义也。《资持记》上一之一先举萨婆多论之说,次言僧祇总有九十六种出家人。则佛道为一。邪道九十五。末详合数。两出不同。(已上一说)。二依《九十六道经》,九十六道此为邪合说,邪道定为九十五,九十六之邪道者,加犊子部附佛法之外道,或加定性二乘而会通之也。是天台之释也。《文句记》五之一曰:九十六道经云:唯有一道是正,余者悉邪。有人引多论云:六师各有十五弟子,并本师六即九十六也。准九十六道经无此说也。彼论自是一途,岂可六师必定各只十五弟子?九十六中有邪有正。《辅行》三之三曰:九十五种者通举诸道,意且出邪。(中略)故大论二十五云:九十六道中实者是佛。(二十五为廿三之误,实字论文作宝)。然九十六道经真伪未决,今不传。又见《智度论》二十三(《辅行》曰《大论》二十五)之文曰:人中宝者是佛,九十六种道法中宝者是佛法,一切众中宝是僧。是佛如为人中之外,佛法亦视为九十六种之外,乃为稳当(《智度论》前后之文有九十六种外道。既于前举之)。

  九、外道十一宗。《华严演义》九:九十五种之外道,以十一宗统收之。一数论师,计冥谛生。从数起论,故名为数论,又论能生之数,故名为数论。其造数论及学数论者,皆名数论师。计冥谛生者,《百论》云:由冥生觉,乃至神我,共成二十五谛。前二十四谛从神我生,以神我为主。神我者常觉明了,常住不坏,而摄受诸法。是故神我是常一,为万物之因,涅槃之因也。二卫世师,计六句生。梵语卫世,华言无胜。其人在佛前八百年出世。其师昼避声色,匿迹山薮,夜绝视听,游方乞食,似鸺鹠鸟。故时人名为鸺鹠仙人。及获五通,遂说论十万偈,以证菩提。六句生者,一实,谓诸法体实,为德业所依。二德,即道德也。三业,即作用也。四大有,与实德业同为一有。五同异,如地望于地是同,望于水即异,水火风等亦然。六和合,诸法之和合也。如鸟之飞空,忽至树枝住而不去,法亦如是。三涂灰,计自在天生万物。涂灰者,即外道之名。此外道计欲界第六之自在天,能生万物。四阐陀论师,计那罗延天生四姓。梵语阐陀,华言智论,梵语那罗延,华言钩锁力士。以其骨节钩锁而有力故也。那罗延天能生四姓者,自口生婆罗门,自两臂生刹利,自两[月坒]生毗舍,自两脚生首陀。五安荼论师,计本际生。梵语安荼,无翻语。本际者,即过去世之初际也。此外道计世间最初有大水,时有大安荼出生,形如鸡卵,后为两段,上为天,下为地,中生一梵天,复能出生一切有命无命之物。故梵天是生万物之主。六时散外道,计物从时生。此外道自见草木等物,时有生华,时有生果,时有作用,或舒或卷,使枝条随时荣枯,时虽微细而不可见,然以此华实等,则知有时也。七方论师,计方生人,人生天地。方即四方。此外道计四方能生人,人能生天地,灭后还入于方。八路伽耶,计色心法皆极微作。梵语路伽耶,华言顺世。此外道计色心等法,皆由四大之极微能生尘色,是极微,其体实有,世间之尘物,虽为无常,而极微之因,则不坏也。九口力论师,计下虚空为万物因。此外道计由空生风,由风生火,由火生暖,暖生水,水生冻,作为坚地,地生五谷,五谷生命。命终则还归于虚空。十宿作论师,计苦乐随业。此外道计一切众生受苦乐之报,皆随宿世本业之所作。若持戒精进,身心受苦,则能坏本业。本业既尽,则众苦亦灭,众苦灭故,即得涅槃,是故计宿世之所作,为一切之因。十一无因论师,计自然生。此外道计一切万物,因无,缘亦无,皆自然而生,皆自然而灭。

  此外,《翻梵语》卷五又举出散见于诸经论中的外道之名,凡一百三十五种。

  上述诸说,多指佛教以外之教派而言,然亦有人将佛教中之有我论者称为外道。因为有我论者,虽学习佛法,却未能通达正理。如《大日经疏》卷十九云:外道有二种,一者世间种种外道,二谓佛法内有诸外道也。以虽入佛法中,而未能知如来秘密,犹是邪见心行理外之道,故亦名外道。此种附于教内之外道,名内外道。

  此外,在我国外道一词也用以称老、庄之学。如《三论玄义》在论外道时,即列举老、庄之学为例。又,佛教诸派间,亦用外道一词贬称他派。如小乘教者称大乘为空华外道,显密二教中,密教称显教为外道,而上述二十外道中,亦有小乘外道之名。天台宗亦说有附佛法外道学佛法外道

  相反地,若外道之说,能符合正理,则也被认可为佛法。如南本《涅槃经》卷八云:所有种种异论、咒术、言语、文字皆是佛说,非外道说。《摩诃止观》卷六亦承此说,谓:《大经》云:一切世间外道经书皆是佛说,非外道说。《光明》云:一切世间所有善论皆因此经,若深识世法,即是佛法。

  关于外道之典籍,较重要的有四吠陀、十八大经,但都无汉译。只有陈·真谛译的《金七十论》三卷及唐·玄奘译的《胜宗十句义论》一卷,分别为数论外道斥破佛教之书及胜论派之教义书。此外,龙树之弟子提婆菩萨常与外道论道,其所著的《外道小乘涅槃论》及《外道小乘四宗论》二书,为研究外道主张之重要典籍。

【二】六师外道

  佛陀时代印度佛教以外之其它学派的六位代表人物。西元前500年左右,以恒河流域为中心建设大都市的憍萨罗、摩揭陀、阿槃提等诸大国的国民,由于工商业发达而享受富裕的生活,加上有思想上的自由,因此自由思想家辈出,竞发议论,提倡否定吠陀权威的新兴宗教。原始佛教圣典将这些学说整理归纳为六十二见,并更进一步将其中最有力学派的代表人物统称为六师外道。

  所谓六师,据《长阿含》之《沙门果经》,所指即下列六人:

  1、阿夷多·翅舍钦婆罗:顺世派的始祖,为纯粹之唯物论者。谓人生仅为四大所合成,死后更无一物;人生之目的,要在快乐,排斥一切肃严的伦理。亦有谓此为顺世派,则指其人生观之立场也。
  2、浮陀·迦旃延:提倡七要素说之思想家。为心物不灭说也。但其论证法,极为机械的。谓人生为地、水、火、风、苦、乐、生命七要素而成,依其集散离合,而有生死之现象。惟七要素自身,则为不灭。例如以刀刺人,所需者仅在通过其七要素之分合点,生命自身,并未丧失。故据此观之,其欲解脱生死怖畏者,莫能以刀切断生命之边。按此颇似《薄迦梵歌》中之说。
  3、富兰那·迦叶:道德否定论者。大概为伦理的怀疑者,以为善恶要为依于习惯而定,为善为恶,不当具有相应之业根,此其主要之主张也。
  4、末伽黎·拘舍罗:邪命外道之祖、决定论者。为生命派(邪命外道)之始祖。据佛教方面所介绍,则为主张极端之必然论者,大意谓吾人之行为与命运,一切皆有自然运行所定之规律,任何皆莫能人为,假如就此放任之,则前后经过数百劫,自然而至解脱之域。盖为一种恬淡无为派也。又据耆那之传说,此派为其始祖大雄弟子之分支。若据佛教之传说,则为难陀跋嵯之继承者。综之,此为近于耆那之一派。在佛时代,极有势力,除耆那外,为六师中之最大者。
  5、散惹耶·毗罗梨子:怀疑论者。此派所主张者,亦可名为情趣主义。谓当适应一一时处,依于情趣之所如,而为判断,即为真理。例如问有未来否,其时觉以为有,则答之为有,固属真理;迨后若觉以为无,而答之曰无,亦真理也。此较希腊之布罗达哥那斯以人类为万物尺度之说,更进一步。盖以一一时处之情趣,而视为万物之尺度也。
  6、尼干子·若提子:耆那教始祖、相对主义者。即有名之耆那教始祖,且为集大成者。原名瓦儒达摩那,较佛稍先出。其教团之势力,一时几与佛教相伯仲。在《沙门果经》所介绍者,似以其主张,为运命论之一种,但如标那氏等所推定,则以为系基于某种理由之误解也。按此派教理,以命与非命之二元论为基础,创立种种畴范,而说明一切。至其用为实行者,则以尊重极端之苦行,与严守不杀生之戒,为其特色。六师之中,与佛陀接触为最多,亦殆以此。且教理上种种相通之处,亦殊不鲜。欲洞悉原始佛教之地位者,固必当研究其关系。

  其后,佛教将此六师的各十五名弟子,加上六师,总称九十六种外道。又因六师又各分韦陀、一切智、神通三种。因此总称十八师外道。

【三】附佛法外道

  指依附于佛法而存有异见者。《摩诃止观》卷十(上)将外道分为佛法外之外道、附佛法外道、学佛法外道等三类。其中,对于附佛法外道释云:附佛法外道者,起自犊子、方广自以聪明读佛经书而生一见,附佛法起故得此名。犊子读舍利弗毗昙自制别义言:我在四句外第五不可说藏中。云何四句?外道计色即是我,离色有我,色中有我,我中有色。四阴亦如是,合二十身见。大论云:破二十身见成须陀洹即此义也。今犊子计我异于六师,复非佛法诸论皆推不受,便是附佛法邪人法也。或云:三世及无为法为四句也。又方广道人自以聪明读佛十喻,自作义云:不生不灭如幻如化空幻为宗。龙树斥云:非佛法,方广所作,亦是邪人法也。此中,犊子是指小乘的犊子部;方广道人,指误解大乘法而堕于偏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