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YEN BI HOC DONG TAY

TRUNG TAM TRI TUE VA TAI LIEU

何谓黑神通催眠&黑神通

何谓黑神通
摘自《探索奇迹》第十一章:清醒,死亡与再生
著:邬斯宾斯基

以下为Gurdjieff先生讲述:
……………………
总有很多人问我,『黑神通』是什么,我回答说,并没有红的、绿的或黄的神通存在。有机械学,即『自行发生』,也有『做』。『做』是魔术,且只此一种,不可能有两种『做』。但却可能有对『做』的外观加以模仿或伪造,它不可能达成任何客观结果,却会欺骗无知者,激起他们的信仰、迷恋、狂热甚至盲信。

在真正的工作,即真正的『做』当中,不允许迷恋。你们指的黑神通是基于迷恋以及玩弄人的弱点。黑神通决不是指邪术,我以前说过,没有人会有意为了恶而作恶,每个人都是就他所了解的善而行事。很多人断定黑神通一定非常自私自利,只致力寻求一己的好处,这其实大错特错。黑神通可能非常利他与博爱,致力于使人性美好或想把人从真实或假想的恶魔手中拯救出来。但是被称为黑神通的必然有个明确特性,那就是倾向于借由唤起人的信仰、迷恋或恐惧——而非使他们有所认识或领悟——去达成一些目的,甚至是最好的目的。

要记住,一个『使用黑神通的人』不论是善是恶,一定在学校待过,他学过一些东西,也听过、知道一些,不过他是个『半吊子』,不是被学校开除就是自行求去,他自认知道够多了,不愿再居于附属地位,认为自己可以独立作业,甚至指导别人。

所有这类工作只能产生主观的结果,增加昏睡和欺骗,而不是使之减少。然而从『使用黑神通的人』身上还是可学到些东西,虽然方式有误,他有时也能碰巧说出些真话,这就是为何我说还有比『黑神通』更糟的东西,那就是各式各样的玄学和通神论组织和团体。

他们中的老师非但没有在学校待过,甚至都不曾遇到过与学校有关的人,他们的工作只是模仿,这类模仿带来极大的成就感。一个人觉得自己是『老师』,其它人觉得自己是『学生』,每个人都很满意,没有人觉悟到自己一文不值!如果他们辩解说自己能觉悟到,那不是撒谎就是幻觉和自欺,这类团体不但不会领悟到自己一文不值,还会认为自己非常重要,从而增长了虚假个性。
           
人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他必须开始先短时间清醒,但在他付出某种努力,克服了某个障碍或立下一个坚定不悔的决心之後……仍有上千件事阻止人清醒,令他继续受睡梦控制。为了要有意识执行想要清醒的意图,必须知道使人滞留在昏睡中的力量性质。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人类的处境不是一般睡眠,而是催眠。人被催眠,这状态一直维持且力量逐渐增强,有人会认为有些力量有利於使他处於催眠状态,而阻止他看见真相以及了解自己的处境。

有个东方故事,描述一个很有钱的魔法师养了一大群羊,但他非常小气,不肯雇用牧羊人,也不愿意在羊群吃草的地方围篱笆。羊群经常漫游到森林中或是掉进峡谷里,更严重的是它们会逃跑,因为它们知道魔法师要它们的皮肉,它们可不愿意。最後魔法师想到一个法子,他催眠他的羊群,首先暗示说它们是不朽的,剪毛对它们一点也无害,甚至有好处而且愉快;其次他示意自己是一个好主人,他爱它们如此之深,以致於愿意为它们做任何事;第三点他暗示万一真有事情发生到它们头上,也不会在当时发生,至少当天不会发生,因此,它们不须为此担心。魔法师又进一步示意说它们根本不是羊;它们有些是狮子,有些是老鹰,有些是人,另外一些则是魔法师。

从此,所有他对羊群的顾虑与担心便告结束,它们不再逃跑,只是安静等候魔法师某一天到来取走它们的皮和肉。这个故事对人的处境做了一个很好的描述。

在所谓的『玄秘』文学里,你们也许接触过『拙火(Kundalini)』这观念,例如『Kundalini之蛇』。它通常被用来指示人体内有一些奇异且可被唤醒的力量,但没有一个已知的理论能正确解释拙火的力量,有时它和性有关,也就是利用性来达成其它目的,这项推断全盘错误,因为拙火可以存在任何事物当中。尤有甚者,它对人的发展并没帮助。令人奇怪的是,不知道这些玄学家是如何从某处得知这个字眼,却完更改了它的原义,把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摇身一变而让人期待是福祉和恩赐。

事实上拙火是一种想像的能力,它取代了真正机能的地位。当一个人在做梦而非行动时,当他的梦幻取代了真实,当他想像自己是狮子、老鹰或魔法师时,那正是因为拙火在体内作用。拙火可以在任何一个中心活动,使它们满足於想像而不是真实,一只自认为狮子或魔法师的羊就是在拙火的控制之下。

拙火是一种使人滞留现状的力量,如果人们能真正看到他们的处境并了解其中所有的恐怖,他们连一秒钟也不能停留,他们会开始找寻出路,而且可以很快找到,因为确实有一条出路。但人们因为被催眠所以看不到,拙火正是使他们停留在催眠状态的力量。『清醒』意味着『解除催眠』,这其中困难重重,但也保证可行,因为没有任何有机的理由说人非睡觉不可,所以人可以清醒。

理论上人可以清醒,但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因为当人一睁开双眼醒来时,所有使他睡着的力量又会以十倍的力量使他立刻睡着,而且还极有可能梦到他正要醒来或是已经清醒。在一般睡眠中有某些状态是人想要醒来却不能,他告诉自己说他已经醒来,但实际上仍然蒙头大睡--在他终於清醒之前这还可能发生许多次。但在一般睡眠中人一旦醒来就处在不同的情境里;催眠则不然,它并没有一些客观的特性,至少在清醒的初步阶段没有;人不能捏捏自己以便确定他是不是在睡觉。如果有人听到任何关於客观特性的事情,拙火立刻就把它转化成想像和睡梦。
                
在我这些讲课中听众总会问『黑神通』是什麽,而我回答说,并没有红的、绿的或黄的神通存在。有机械学,即『自行发生』,也有『做』。『做』是魔术,而且只此一种,不可能有两种『做』。但却可能有对『做』的外观加以模仿或伪造,它不可能达成任何客观的结果,却会欺骗无知的人,激起他们的信仰、迷恋、狂热甚至盲信。

因此在真正的工作,亦即真正的『做』当中,不允许迷恋。你们所指的黑神通就是基於这种迷恋,以及玩弄人的弱点。黑神通决不意指『邪术』,因为我以前就说过没有人会有意行恶,会为了恶而作恶,每个人都是就他所了解的善而行事。也因此断定黑神通一定非常自私自利,只致力寻求一己的好处也是大错特错。黑神通可能非常利他博爱,致力於使人性美好,或想要把人从真实或假想的恶魔手中拯救出来。但是被称为黑神通的必然有一个明确的特性,那就是倾向藉由唤起人的信仰、迷恋或恐惧,而不使他们有所认识或了解去达成一些目的,甚至是最好的目的。

我们要记住,一个『使用黑神通的人』不论是善是恶,一定在学校待过,他学过一些 东西,也听过一些,知道一些,他只不过是个『半吊子』,不是被学校开除就是自行求去,因为他自认知道够多了,不愿意再居於附属地位而认为自己可以独立作业,甚至指导别人工作。所有这一类的工作只能产生主观的结果,也就是说,它只能增加昏睡和欺骗而不是使之减少。然而从『使用黑神通的人』身上还是可以学到一些东西,虽然方式有误,因为他有时碰巧竟能说出一些真话,这就是为什麽我说还有许多东西比『黑神通』还要糟,那就是各式各样的玄学和通神论的组织和团体。他们其中的老师不但没有在学校待过,甚至不曾遇到过一个与学校有关的人,他们的工作只是模仿而已,但这类的模仿会带来极大的成就感。一个人觉得他是『老师』,其他人觉得他们是『学生』,每个人都很满意,没有人觉悟到自己一文不值。如果他们肯定自己也有这样的领悟,那麽不是有意撒谎,就是幻觉和自欺而已。相反的,这类团体不但不会领悟到自己一文不值,反而还认为自己非常重要,从而增长了虚假个性。

一开始很难去证实这项工作是对是错,接获的指令是否正确。工作的理论部份可以对这对这思考有所帮助,因为人从理论层次来判断比较容易,他知道自己知道什麽,不知道什麽。他知道从一般方法可以学到什麽,学不到什麽。假如他学到一些新东西是不能由一般方法(如书本等等)学到的,那麽多少可以保证在另一方面(即实际方面)也正确无误。不过这当然不是一个百分之百的保证,因为也有可能出错。所有玄学即降神术的集团都宣称他们拥有新知识,而且也总有人会相信他们 .

 

逍遥紫云仙